欧宝网站

欧宝网站:《中国工业经济》观点精粹 国家战略指引下的中国区域经济发展7

作者:欧宝网站登录            发布时间:2022-08-13 06:21:38 来源:欧宝网站官网

  原标题:《中国工业经济》观点精粹 国家战略指引下的中国区域经济发展70年

  单位: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南开大学经济学院

  原文刊发:《中国工业经济》2019年第9期,原标题《中国区域经济发展70年回顾及未来展望》。

  刘秉镰等发表在《中国工业经济》2019年第9期的文章《中国区域经济发展70年回顾及未来展望》认为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需要充分参考以往的发展理念、实践经验和改革开放逻辑,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从中获得新的增长动能。区域经济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空间维度和有效支撑,对70年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经验进行总结,既是对以往中国智慧的领悟与提炼,更能对中国今后更好的推动改革开放和区域经济发展形成有益指导。

  70年中国区域经济不断向前发展,推动其调整的动因极其复杂。总体来看,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是内外部环境、国家战略、制度变迁和区域战略四元因素相互联动的结果。其中国家战略是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关键推动力。国家战略与区域经济发展共同形成了环境变化-选择响应的调整机制。当内外部环境变化时,中央首先通过对内外部环境的识别与判断,选择与之相适应的国家战略,包括对每一阶段主要矛盾、国家主要任务、指导思想等未来发展的战略性内容进行明确,然后通过区域落实形成切实可行的空间实施路径。从建国后到1978年之前,中国在恶劣的国际环境和一穷二白的经济基础上,开始实施以打为主的强国战略。在这一战略主线指导下,中国区域经济服从于以军事工业为先导的新中国工业体系建设,强调在重工业空间布局、区域管理方式调整以及适用于利润积累的城乡配套制度构建等方面进行重点突破,区域经济进入计划调控期。1978年-2011年,中国开始实施以改革开放为主的富民战略。这一主线下,中国区域经济服从于经济建设这一中心任务,不断加快政府与市场之间关系的调整,重点在要素空间流动、市场价格机制构建以及新型区域经济增长方式形成等方面进行突破,区域经济依次进入了增长极点孕育期、区域增长方式构建期、区域经济关系调整期。在这期间一系列重拳配套改革相继推出,市场经济宏观管理体制框架开始构建。通过这些配套改革使得区域经济在宏观管理框架中的独立分支地位开始确立,经济增长的区域维度开始形成。2012年以来随着中国经济体量逐渐增大,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中国所面临的国内外经济社会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国家开始实施强国战略,区域经济开始进入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的经济结构重整期。进一步加大四大板块的协调发展,并积极寻求多极点的引领增长,加快内外联动和全局发展成为这一阶段区域经济的重要特点。

  当前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仍然面临空间增长动力不足,传统增长方式难以持续;区域经济格局分化加大,南北区域差距显现;地方保护与市场分割问题突出,空间要素流动受限;资源承载力不足,资源环境的约束矛盾日益加剧;城镇化发展速度过快,大城市病与中小城市功能性萎缩并存;区域开放程度差异较大,区域开放布局与开放质量亟需提升等诸多问题。为解决当前中国区域经济面临的诸多问题,未来中国区域经济将在以下八个方向上有所作为。

  第一,区域战略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日益提升,由从属型向主动型转变。近年来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增长方式驱动下的区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需要各地区在已有发展基础上寻找适合自身的创新型发展道路。这就使得我国区域战略由原来的从属型演变成了互动型,进而向主动型转变,区域经济中的主动试验和试点将大大增加;区域战略的创新性和探索性将明显提高;区域战略的弹性和动态性将大大增加。

  第二,增长方式出现新调整,区域经济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随着经济增速的下降,传统要素的边际效用正在递减,解决区域财富生成的问题日益重要,打造区域经济新高地的任务十分迫切。这就要求从追求规模、过度竞争和粗放发展为主的区域经济增长方式转向以提高质量为主的区域经济增长方式,将创新、质量、效益等作为重点。面对高质量发展要求,区域经济发展在具体目标、作用对象、方式方法等方面均需进行诸多调整。

  第三,区域不平衡呈现新动向,区域协调发展从经济差距的缩小转向人的全面均衡发展。区域协调发展重点在于平衡区域间和区域内的关系。近年来,中国区域经济分化在空间尺度上呈现总体趋势扩大、板块内部分化明显和南北分化加剧等新特点。这种新特点在未来一定时期内将长期存在,因此,区域协调发展的空间尺度将从当前以东西平衡为重点,转向以南北平衡为重点。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变,区域协调发展的内涵不仅需要注重传统意义上区域间和区域内经济差距缩小,更需要注重人的全面均衡发展,这包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提高、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以及人与自然和谐度的提高等。

  第四,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有效市场之间的关系亟待调整,央地关系面临二次改革与制度性突破。改革开放以来推行的一系列制度改革释放了区域市场的活力。未来,中国经济从总量扩张阶段转向质量提升阶段,转型过程中结构性矛盾突出。为解决这些矛盾就需要调整相应的制度安排。这不可能是对以往政策的小修小补,而是需要从现代经济体系的高度,构建有利于新时期区域发展的系统制度顶层设计,强调新时期在区域财税、土地、金融、投资、贸易、商品等方面的重大体制机制创新。

  第五,新技术革命将重构区域竞争力,区域新经济发展步伐加快。未来区域新经济将可能在如下方面快速推进:区域产业将从“打造集群”转向“打造平台”。区域增长方式开始表现为服务的规模收益递增和信息的网络化交换在实体和虚拟空间上的聚集与分散。以聚集经济为主的空间增长模式将向平台型企业引领的网络化增长模式转变。创造新的区域生活方式。随着新技术革命在区域经济中的渗透,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的空间共享加大,数字化生存、社交网络、智能家居和智能社区等不断涌现。政府区域治理方式与手段也将出现重大变革。区域治理的数据库、云平台、社会计算平台、人工智能系统等的建设与开发,将全面提升政府区域治理中科学决策和科学治理的能力。

  第六,区域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硬约束日益明显,区域绿色生态发展将出现实质性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被纳入现代化建设的总体布局中,传统的资源导向型增长模式以及以生态环境的破坏为代价的区域发展已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是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模式,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已经成为基本国策。未来区域生态环境发展将会呈现实质性推进。包括:绿色生态修复;绿色生态机制建设;绿色生态治理,污染治理中公私合营模式的利用;生态链条建设等。

  第七,中国城镇化道路日益成熟,新型的城市群空间结构将成为的重要支撑。作为一个土地资源相对短缺的人口大国,中国的城镇化只能由各具特色的城市群来承担,才能满足未来3亿人口的转移需求。随着城镇化道路的推进,区域空间载体将从点块状和圈层状,转向多极点、网络化、连绵带的城市群建设。未来,以高质量城市群为重点,在规模扩大、结构优化、功能提升上均会呈现不同程度的改善。

  第八,区域开放力度逐步加大,将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空间开放新格局。中国区域经济70年的发展历史是区域经济不断开放的历史。未来西部地区的开放与东部将形成不同的路径。东部地区以深化开放为主,并加快从国内走向国际的过程,西部地区则加快引进实现平衡发展,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中西部地区进一步成为联动式开放的纽带,将不断缩小东西部差距。另一方面,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新格局是十四五时期深化对内改革的重要支撑。中国在传统内陆经济基础上,将更加充分的借助海洋优势,推动陆地优势,并加快东西联动,在项目建设、开拓市场、金融保障、政策对接等方面上下功夫,推动教育、科技、文化、医疗等领域交流蓬勃开展。

上一篇:促进全球服务贸易发展繁荣 推动世界经济尽快复苏
下一篇:2021年10月中国与欧洲双边贸易额与贸易差额统计